2021年三月
« 12月    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  

文章归档

页面

分类目录

近期文章

近期评论

功能

Links:

应景之作

我仍然记得那个再普通不过的九月的下午,阳光灿烂,我和德国少女Sarah坐在白沙瓦老城的一家茶馆里。说是茶馆,其实不过是街边一个几平米的门面,如同国内的排档般简陋;同样的,老板直接在铺面外煮茶,里头则不见一张桌椅,客人们都直接坐在地毯上。

那时候Sarah总是蒙着一条蓝色的纱巾,为了体验当地的风俗,更为了在这个依旧保守的国度里避免不必要的麻烦。不过她也时常执拗地解开,露出那张与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颇有几分相似的面孔。她向我诉说对这种陈旧且带有性别歧视的习俗的不满,然后,我们就会对这个国度的风土人情乃至政治和社会局势评头论足。囿于见识的浅薄和非母语表达能力的有限,我俩很快就捉襟见肘,正好茶壶见底,我们又开始在这座危机四伏的城市里没头没脑地穿行。
我和Sarah在巴基斯坦靠近印度边境的城市拉合尔相遇,结伴同行到了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,又一起来到这个靠近阿富汗边境的城市。在一次长途跋涉的旅行当中,旅伴是除了景点和车站之外的另一种标记,他们有可能为旅途中的某一阶段定调,或者直接谱写出整个乐章时隐时现的插曲。
不过,这一次几乎横穿整个南亚的旅程,绝大部分我都一个人度过。我偶尔会给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某个旅馆认识的荷兰女子Yvoone写电子邮件,主要描述分别之后我在后面的旅途中的碎碎念。我一路向西,而她则直接从加德满都飞往约翰内斯堡,去亲近南部非洲的野生动物和大自然。
我向她抱怨自己在到达瓦拉纳西之后的失望。这座声名在外的印度教圣城在我所去过的所有地方中,脏乱差排名第一。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,后来我略有些回心转意。毕竟,在混乱的表面之下,仍然有无数人在这里追求内心的纯净,同时带来了丰富多彩的文化和艺术。
锡克教圣城阿姆利则给我带来的则是惊喜。我告诉Yvonne,这座城市很适合作为一趟旅途的终点:有丝毫不逊色于泰姬陵的锡克教大金庙,并伴随着锡克教上师如召唤一般引人入胜的吟唱;相比于北印度其他城市,阿姆利则更有条理也更整洁;而当整个印度的锡克教徒都纷纷涌向这里朝圣的时候,金庙管理层仍坚持像人民公社一般,提供免费的住宿和伙食,尽管条件简陋。
但最终,我还是离开了阿姆利则,从那里继续前进,穿越边境去到了拉合尔。在印度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就是火车。印度的火车尽管很慢,但四通八达,我总能安心地躺在自己的铺位上,偶尔也会坐在最低等级的硬座或者行李架上,看着窗外的景物持续变迁。我后来对Yvonne说,去什么地方与我而言没有什么所谓,只要目的地不停在变,而起点越来越远。

Write a comment